苏宁易购-中国商业的领先者苏宁易购-中国商业的领先者

您现在所的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

浙江舟山:带鱼供应持续紧缺

时间:2021-11-09 22:35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摘要:眼下,正是带鱼成熟季节,但东海带鱼的供应却面临十多年来头一遭的持续紧缺。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日前透露,正宗东海带鱼在上海市场的占有率目前仅有10%,普通市民已经很难

  眼下,正是带鱼成熟季节,但东海带鱼的供应却面临十多年来头一遭的持续紧缺。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日前透露,正宗东海带鱼在上海市场的占有率目前仅有10%,普通市民已经很难吃到优质东海带鱼。

  市民杨先生是一位“老饕”,从小就喜欢吃东海带鱼:“肉质细腻肥美,骨头细刺也软,放点姜葱直接清蒸,原汁原味最好吃不过。”然而,大概从五六年前开始,细心的他发现,菜场里东海带鱼越来越少,即便买到,规格也大不如前。相反,进口带鱼大量出现,甚至有些还以“东海带鱼”的名目出售。

  没有东海带鱼,让食客皱眉头,更让水产商发愁。最近3个月,水产批发商杨晓仙很着急,老客户不时打电话催着要东海带鱼,却时常严重供不应求。做了10多年水产生意,眼下正是带鱼成熟季节,东海带鱼紧缺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“冬至前后的带鱼最肥,这段时间隔三差五就有老顾客打电话问货有没有,但是我也没有办法。”水产商、上海哈仕福贸易商行负责人杨晓仙说,上海市场上的东海带鱼大部分来自舟山,基本可占到八成。去年,差不多每天都有船来上海,一船大概有几千斤。从带鱼市场行情上看今年9月东海全面开捕以后,来上海的船却少多了,市场上货源一直也非常紧俏,“每次都是好久才来,一来最多不超过1000斤,而且马上就被市场上的水产商抢走,有时我只能拿到几十斤。”杨晓仙说,“现在已经半个月都没有拿到货了”。

  “现在东海带鱼在上海市场确实很少了,占有率大概只有10%。而且8两以上规格的尤其稀少。”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是东海带鱼在上海最大的批发地,市场总裁助理王德才透露。而据水产专家监控,东海带鱼捕捞量连续6年以每年20%至30%的速度在递减。

  东海带鱼数量急剧减少,价格自然也不断增长:“东海带鱼由于成长环境、饵料资源等都远超别的海域,自然味道和肉质、质量等,也和别的海域带鱼有明显差距。一般东海带鱼价格会贵60%左右。”王德才告诉记者,目前上海市场批发价是每斤100元,到春节时批发价起码涨至140元,“而且大部分优质的东海带鱼普通市民都无缘吃到,而是直接进了星级酒店、饭店,作为其主打的特色菜供应,只要很少一部分才流到菜场等处。”

  事实上,随着东海带鱼的减少,冒牌货也在不断增多。昨日下午,记者走访了3家菜场和超市发现,不少商贩挂有“东海热气带鱼”、“舟山带鱼”这样的招牌,但体型、眼睛等明显不符合。王德才还介绍,现在市场上有不少商贩会根据东海带鱼鱼鳞容易掉的特点,特意刮掉其他带鱼的鱼鳞来当“李鬼”。

  既然东海带鱼数量急剧减少,那么现在市场上随处可见的带鱼来自哪里呢?业内人士说,有不少来自南海,还有的来自印度、越南、马来西亚等国附近的海域,甚至还有来自中东附近海域的带鱼。

  那么,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带鱼,如何买到正宗的东海带鱼呢?“老法师”介绍,可以从身材、鳞片、口味上进行辨识。

  身材:东海带鱼小而窄,身宽多在4~7厘米左右,身长在40~60厘米左右。南海带鱼相对“大条”,身宽多在6~10厘米左右,身长最长在1米左右。东海带鱼“身材”更匀称,从鱼头到鱼尾是比较缓慢地“瘦”下去,一些国外带鱼则是头部和背部宽,到尾部一下就明显变细。

  鱼鳞:东海带鱼的麟是白中稍微带些黑色,鳞片很容易脱落,背脊上无凸骨,国外带鱼鱼骨和鱼刺都比较硬。

  器官:东海带鱼眼睛更小,而且黑眼珠小,眼白更多;南海带鱼眼睛更大,黑眼珠也更大;眼白如果是黄色的,就是来自中东或者非洲的。

  口味:东海带鱼比较肥和鲜美,肉质细嫩,特别适合清蒸,只要放一点姜葱,就可以蒸出一道美味的菜肴。带鱼的刺也特别细。

  而国外带鱼肉质粗,且带有腥气,更适合红烧或是油炸,烧好吃起来有“粉粉”的感觉。

  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资源室主任周永东说,监测数据表明,除每年伏休后的两个月外,如今东海传统渔场已面临“无带鱼可捕”的境地。“带鱼从2004年后开始明显减少,并连续6年以20%至30%左右的幅度在递减,今年递减幅度可能还要更大。”

  记者在沈家门国际水产批发市场看到,多数待售带鱼又细又小,背部宽度基本和一元钱硬币大小相当,长度也只有20厘米出头。有渔民表示:“这些全是今年才出生的带鱼,差不多只有一两个月大小。”

  周永东表示,根据捕捞上的带鱼研究还发现,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,东海带鱼为了避免重蹈大黄鱼、乌贼的覆辙,也被迫进化自救,甚至性成熟时间也提早了一半。“带鱼至今无法人工养殖,寿命为7至8年,一般2岁的时候开始产卵。但现在,东海带鱼一般1岁就当‘妈妈’了,而且很多捕捞上来的带鱼仅有半斤左右重,大概也就是只有6个月的带鱼‘宝宝’,有些只有筷子大小,也就是出生可能还不到1个月的带鱼也经常都被捕捞上来。”

  在303公里外的舟山,东海带鱼的主要上岸地,“渔老大”李斌却早已改行多年,“带鱼都快没了还捞什么捞?”“春季黄鱼咕咕叫,要听阿哥踏海潮。夏季乌贼加海蜇,猛猛太阳背脊焦。秋季杂鱼由侬挑,网里滚滚舱里跳。北风一吹白雪飘,风里浪里带鱼钓。”

  在舟山,每位渔民都会唱这首《四季渔歌》。然而,令人尴尬的是,随着渔歌里提到的大黄鱼、乌贼相继绝迹,作为舟山四大渔产的东海带鱼也变得稀缺而紧俏起来。尤其是水产专家的监控数据更令人忧心,连续6年东海带鱼都以每年20%至30%的速度在递减,今年减产尤为明显。

  上周末早上8点,冬天的太阳很温暖,海风吹从舟山沈家门码头吹来,空气中充满鱼腥味。在码头附近的沈家门国际水产批发市场转了一圈,记者也只看到仅有2户商贩在卖东海带鱼。

  随后,在舟山沈家门最大的水产零售市场,记者也看到,里面在卖东海带鱼的商铺也只有3家,其余七八家全是在卖来自福建,还有国外进口的带鱼。而且与那些带鱼动辄1斤以上相比,东海带鱼明显更小,每条大概重量就在半斤左右。“现在就是舟山,要吃到东海里捞上来的带鱼也不容易的了。”李斌叹息。

  经验丰富的“船老大”李斌一眼望去,码头上停着10多艘运输渔船,“捕带鱼的船一艘也没有回来,鱼真的是越来越少了。”随着近年来东海带鱼减少,当地不少渔民也被迫转行。今年57岁的李明忠从17岁开始出海打渔:“那时带鱼线小时就有了,一网下去捞上来沉沉的,带鱼在扑腾扑腾,白得晃人眼睛。”他说,收成好的时候,一艘渔船一天就可以捞两三万斤。那些带鱼又肥又大,起码都是半斤以上,肥的背部足足有成年男人巴掌宽。2000年以后,李明忠发现,带鱼越来越难捕了。渔船起码要开30小时才能到有鱼的海域,网下去,上来的带鱼也开始变小,有时辛苦出海一个月,捞回来的带鱼还不够油钱,无奈之下,他开始转行。如今,他已是舟山一家渔网设计厂的厂长。另外一位渔民褚先生,在本月初最近一次出海归来后也很失望。他说,海上辛辛苦苦打渔20多天,仅捞到2条重在半斤左右的带鱼。

  据悉,如今舟山现在已经没有专门捞带鱼的渔民了,都是在捞小黄鱼、马鲛鱼、鲐鱼、鮸鱼等的同时兼捞带鱼。李明忠告诉记者,现在一条出海的渔船上一般有15个人,算下来一条渔船每月开支就是32万:“如果不捞到价值32万的鱼,就是亏本,可现在哪里有那么多带鱼可捞?”

  从昔日“北风一吹白雪飘,风里浪里带鱼钓”,到如今无鱼可捞,富饶的东海为什么面临如此困境?水产专家和当地渔民均一致认为,过度捕捞,特别是一种名为“帆张网”的大面积使用,是导致带鱼急剧下降的罪魁祸首。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资源室主任周永东研究带鱼10多年。他说,一条渔船上装有16张至24张不等“帆张网”,这种网是扇形的,在海面上逐次张开捕捞,面积大约有7000平方米。“伏休结束后,光是浙江省就有3万渔民下海捕鱼,尽管不是全都在用‘帆张网’捕鱼,但如此大量渔民在海上反复作业,对带鱼的打击可想而知有多大。”李明忠也告诉记者,“帆张网”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韩国引进的,中国渔民随后将其功能“完善”,尤其是在里面再加一层如蚊帐般密的内网,成为可怕的带鱼“杀手”。渔民用了这种“先进”的网后,由于网孔太细,他亲眼看到不少带鱼的卵都被一起捞上来了,密密麻麻的黄红色鱼卵和死掉的带鱼掺杂在一起,“看着很难受,我们祖祖辈辈都靠打渔为生,这是在断子孙后代的饭!”他气不过,为此骂那些渔民,甚至双方还动过手。李明忠还说,

  如今,“帆张网”又再次升级,可以随着海潮自己调整张网方向,“但是再先进,能捞起来的带鱼也已经很少了”。

  周永东介绍,带鱼是一种洄游鱼类,每年3月、4月出生。东海带鱼的产卵场地在东南沿海,夏季它们喜欢在东海北部海域“玩耍”,冬季又游到南部海域的深水区“过冬”。经过咸淡水“混合”的带鱼口感最好,这也是东海带鱼被誉为“最好吃带鱼”的原因。特别是长江和钱塘江口的海域,海水咸度适中,水流也不那么湍急,饵料也丰富,在这些地方长大的东海带鱼,形成了肉质肥美、鲜嫩的独有特点。“不过,随着沿海环境污染,对产卵期带鱼造成影响,有些‘带鱼’妈妈的卵也明显减少了。另外,随着全球气候变暖,造成一系列生态连锁反映,也会影响带鱼生长。”李明忠则认为,沿海密密麻麻扎的“江网”,对带鱼的减产也有影响:“网眼就只有绿豆大小,带鱼进去了就没法出来。‘爸爸妈妈’都没了,哪里还有新的带鱼呢?”周永东还说,带鱼主要吃虾米等浮游生物,但近年来,在浙江温岭等地,虾米捕捞量过大,造成不少带鱼饥饿不已,这对他们后代繁殖也会产生影响。

  东海带鱼急剧减少后,有关部门已经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,及时采取了防范补救措施。

  记者了解到,从2008年起,农业部批准设立了东海带鱼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。保护区位于浙江省沿岸东北部海域,核心区面积约0.72万平方公里,是东海带鱼最重要的生长繁育场所。除重点保护带鱼产卵亲体和幼鱼外,还可有效带动大黄鱼、小黄鱼、银鲳等东海区其他主要经济鱼类以及中华鲟、鲸豚类等64种水生珍稀濒危动物的

  李明忠则透露,从今年开始,浙江渔政部门已经在沿海拆除了很多“江网”,让带鱼“爸爸妈妈”安心生养后代。周永东指出,对于带鱼保护,还应充分考虑到渔民的出路:“如果可以采取积极措施引导渔民上岸,渔民有别的收入来源,就不会打渔为生,过度捕捞也不会出现。”他说,渔民有出路了,加之“三无”捕捞等现象也得到充分禁止,在每年的东海休渔期,让鱼类真正得到充分生长了,不出一年,带鱼的产量就会上升。

  不过,从小就和带鱼打交道的渔民们却说,被伤害了的东海带鱼要恢复元气并不容易。李明忠说,即便各项保护措施都做好,要恢复幼年时一网下去“白花花”一片的盛况,起码得等到10至15年。

图片专区